山川未名

黎何/26字母 EFGH

黎何:

E escape


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逃跑,何宝荣是惯犯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从异国情郎的温榻里逃走,起身前也要落个吻在对方额角;从傍晚刺目的光亮中逃向夜幕,舒适蜷缩于酒精烟草的庇护;或是当着黎耀辉的面转身走掉,以暂且逃离了沉默的逼逐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他不是什么避世的诗人,单纯要躲避心底的失落感,找个看的过眼的人互相欺瞒各取所需。
   
       在这之后,逃离什么人,逃去什么地方,心中都自有数。他厌恶烦躁,只求个通身的畅快。情感中除了刺激和新鲜感,其余附带的纠葛和繁琐,他一概不要。黎耀辉给的安稳许是个意外。
   
       或许真的该逃走,逃离迁就,逃离多余的情话、甜言蜜语,独自寻一个清净的地方饮酒,休养半刻又寻找新的猎物。
   
  
        何必强求忍受。



F  freedom


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何宝荣崇尚自由,一直以来他也的确自由。自由到干脆对自己放任,也对他人施加的限制,反感到厌恶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高度自律即高度自由。”何宝荣在中五读书的时候就听到过这句话,那时候他用铅笔把那句话描住,涂成个不规则的阴影,齐声读书时到这句也会闭口跳过。他觉着这话可笑极了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何宝荣给自己自由,就像因为一盏灯随性地决定去Iguazu. 黎耀辉认同这种自由,但也想以不知什么为凭借给这种自由安排条框限制了界限。
         何宝荣崇尚自由,厌恶禁锢,仅管。


          但没有谁逃得掉牵制和管束。


G ghost

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谈不上是不是无神论者,何宝荣和黎耀辉也曾就这个话题有过一两句对话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也无非是在看完惊悚片之后随口闲谈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何宝荣靠在座椅上,屏幕上正放着片尾,配了凄惨瘆人的曲调,散场灯光还未亮起。他点起一支烟,火机亮光微弱,勉强看清前面位置的椅背划着的字,大概是谁一时无聊,用钥匙尖之类的东西信手刻上。何宝荣偏头向黎耀辉望过去,却避开目光落到了那排空荡的座椅。片子的确不怎么样,又是午夜场,人少得理所应当。黎耀辉晃了晃盛着爆米花的纸桶,把最后一粒塞进他嘴里“睇咩啊?”何宝荣把爆米花咽下去,然后开口。
 
 
——“黎耀辉,你信唔信有鬼来嘅”
  “唔信,咁你信唔信有神啊?”
“信,我就是神咯”



H hide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捉迷藏是三岁孩童的把戏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何宝荣却意外的喜欢,就像喜欢不告而别,没有提醒,没有范围,黎耀辉还不及闭眼 数几个数字,就失去了所有消息。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黎耀辉不是个合格的寻找者。看着眼前虚掩的门,尚有温度的床榻,却迟钝得无法开始游戏。 只是选择适应没有何宝荣参与的生活,把日子过得有条不紊。那时候他还没学会独自寻欢作乐,无趣又无聊,只得耐心地等游戏结束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不论何宝荣跑到哪儿去,黎耀辉总在这里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 唯一的胜局是小小一本护照。何宝荣的相片在里面,严肃,平静,他很少有这样的表情。黎耀辉藏了护照,轮到何宝荣去找。做躲藏者做到习以为常的家伙,对待反转的游戏粗鲁且烦躁,干脆自己也跑掉。
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 所以怎么会有人喜欢捉迷藏的游戏呢?施舍给失而复得的喜悦也无妨。


TBC.

评论

热度(12)

  1. 山川未名黎何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