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川未名

黎何/春光乍泄【二】

何宝荣抽的烟早已换成了另一个牌子,mild seven,很常见的女烟。病情好转之后他就不再抽过去的烈性烟卷,他还想多活几年。

这种烟实在没什么刺激感,一丝微凉的薄荷气息在空气里若即若离。他用手指娴熟地捻碎过滤嘴里的蓝莓爆珠,浓郁的果香弥散开来。何宝荣想起他去香港的百货店买烟时,年轻的伙计笑着问他是不是买给爱人的,他微微颔首,不置可否。

他靠在玻璃窗边吸完这根烟。

有时候他觉得在感情里自私得很,一辈子跟同一个人生活在一起太无趣,万一那个人不是百分之百爱他呢?万一到了自己离不开他的时候,他先离开他了呢?

他躺在床上这样想,吃着阿辉做的饭菜时这样想,和他用力拥抱纠缠的时候还是这样想。

在何宝荣的脑海里,黎耀辉离他而去的场景已经上演了千百遍了。他习惯于不停地试探,像闻到野杂鱼腥味的家猫小心翼翼伸出前爪推搡着那条鱼。

好,那不如先离开。

阿辉回到家之后看到被翻得一片狼藉的屋子,突然就像头野兽一样扑上来撕咬着他的身体,他举高缠着绷带的手,放纵般地倒在床上,觉得自己很快乐,比发现黎耀辉藏起他的护照时还要快乐,就是那种那种被迅疾的水流从高处推下去的、瀑布一般倾泻的快乐。

“——你想干什么?嗯?”

阿辉压住他的身子,喘息着问他。

“别走好不好……求你。”

他想听到这句话,想听到这句话从阿辉的口中说出来。

快说你离不开我,说了我就多一点继续患得患失的勇气。

到最后他也没能听到这句话,他爱的男人只是覆上他的唇,一遍遍地吻。

I love you,I love you all.

这样的话到最后还是得自己说啊。他不想。

评论

热度(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