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川未名

黎何/26字母 A—D

黎何:

A  argue


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争吵总好过沉默和热泪。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玻璃樽碎片零落,无法重圆,不妨碍扫走扔掉,以新代之。之后吃饭饮水调情睡觉,照常。或许忘掉低吼和打砸的声响是两个人最显而易见的默契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紧握的拳,怒瞪的眼,牙齿死命相抵惹得青筋暴起也挡不住粗重喘息,甚至给无趣的生活加了调剂。比起沉默时虚渺的烟雾,和泪液干涸后留下的白色印迹,何宝荣更喜欢这样,任性地挑了争端,吵上半日等黎耀辉自行消气,或乖觉地撒个娇亦能了事。
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  毁坏者总是拒不道歉。
        


B busy


       黎耀辉回到出租屋,何宝荣照例没躺在床上,那件夹克衫从衣橱中消失,翻卷的窗帘和衣柜单薄的木门一同吱呀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习惯了这点,他们总是各自忙碌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黎耀辉夜晚返工,忙着“晚安晚安,请进请进”。回到家中忙着睡眠,做饭下厨,打理出租屋的杂物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 何宝荣在他返工后,忙着出街透气,在阿根廷街头踢走空瘪的易拉罐。当同黎耀辉在家时,则忙着独自无聊和试探打扰。


     
  
         苟且偷生脱苦海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
C  crazy


        何宝荣是典型的感性支配的动物,张扬而骄傲的享乐主义者,他肆意的玩世不恭,说收敛的课程总学不懂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玩乐是打消疲乏的,最划得来的方式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他热衷于四处奔走,招揽了一众目光,造一场盛宴,隔天也便忘记可爱的情人的脸。热衷于酒精烟草,借意放肆了言语,挑衅和碰撞,醒来看着旁侧空席并不寄望。热衷于沉浮透亮的冰球酒,节奏鲜明的音乐和舞步,暧昧不明的暖光和湿热的吐息在耳后。他挥霍般地纵容,祭奠了闹剧一场。可是没大所谓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年轻的灵魂愿为一切狂热。


D December


        黎耀辉是十二月。冷且冷静,干燥且干瘪,无趣又无聊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 一年的末尾,像过早预知了结局,沉稳得过分安静,是淡然的也是不安的。冷空气就在周身凝聚了,怠惰厌倦,易失热情。
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能想象灰暗的天际线下,同样灰暗而苍白失色的水泥平地上,零落了旧的枯叶。可无奈十二月总有吸引力,安稳,清冷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清冷得想让人接近,以体温回暖,有擅自改造的嫌疑和快意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只但愿不负眼前满月。

黎何/春光乍泄【二】

何宝荣抽的烟早已换成了另一个牌子,mild seven,很常见的女烟。病情好转之后他就不再抽过去的烈性烟卷,他还想多活几年。

这种烟实在没什么刺激感,一丝微凉的薄荷气息在空气里若即若离。他用手指娴熟地捻碎过滤嘴里的蓝莓爆珠,浓郁的果香弥散开来。何宝荣想起他去香港的百货店买烟时,年轻的伙计笑着问他是不是买给爱人的,他微微颔首,不置可否。

他靠在玻璃窗边吸完这根烟。

有时候他觉得在感情里自私得很,一辈子跟同一个人生活在一起太无趣,万一那个人不是百分之百爱他呢?万一到了自己离不开他的时候,他先离开他了呢?

他躺在床上这样想,吃着阿辉做的饭菜时这样想,和他用力拥抱纠缠的时候还是这样想。

在何宝荣的脑海里,黎耀辉离他而去的场景已经上演了千百遍了。他习惯于不停地试探,像闻到野杂鱼腥味的家猫小心翼翼伸出前爪推搡着那条鱼。

好,那不如先离开。

阿辉回到家之后看到被翻得一片狼藉的屋子,突然就像头野兽一样扑上来撕咬着他的身体,他举高缠着绷带的手,放纵般地倒在床上,觉得自己很快乐,比发现黎耀辉藏起他的护照时还要快乐,就是那种那种被迅疾的水流从高处推下去的、瀑布一般倾泻的快乐。

“——你想干什么?嗯?”

阿辉压住他的身子,喘息着问他。

“别走好不好……求你。”

他想听到这句话,他在愉悦的顶峰还是想听到这句话从阿辉的口中说出来。

你说啊……快说你离不开我,快说啊,说了我就多一点继续患得患失的勇气。

到最后他也没能听到这句话,他爱的男人只是覆上他的唇,一遍遍地吻。

I love you,I love you all.

这样的话到最后还是得自己说啊。他不想。

黎何/春光乍泄【一】



何宝荣穿着那件皮夹克再次出现在布宜诺斯艾利斯,是在一个下着雨的夜晚,他知道遇见黎耀辉的概率极小,或者说是根本不可能见到他了。

生病的时候整天下不了床,躺着又开始胡思乱想,翻来覆去地阖不上眼。有几次好不容易浅浅入眠,半夜里又被梦惊醒,梦里出现的总是同一个场景——那个下午黎耀辉和张宛在小巷踢足球,他们在阳光下笑得很开心。

他其实并不想在这个时候醒过来,就这样一整晚梦见那个人开心的样子,哪怕是和别人在一起也没所谓。但是这个梦真的做不下去了,他感受到那种从胸腔扩散开来的剧痛,就好像几万根银针一齐钉在骨髓中一样,他如同一条将死的鱼,翻着泛白的肚皮拼命蹦跳着,摸索到病床边的看护铃。片刻之后一个年纪稍长的女护工满脸不耐地走进来,帮他翻个身,抑或是捶打几下他僵硬的四肢。

雨还在下。这是一种很疏落的雨,打湿了地面之后仿佛就懒得再让街道上积一汪水,比香港的雨薄得多,大概也就只比晨雾厚些。的士的顶灯在略显昏暗的街道上格外亮,车子驶过马路的时候光就穿梭成一条细长的线,酒吧落地窗上映出它清晰的影像。

何宝荣站在那扇窗前,忽然觉得酒吧老板贝塞也像这里的雨一样懒,落地窗上的字母贴饰竟然还是老样子。不知道为什么酒吧今晚没有开门,也许是这个地方本身就不欢迎他的到来,不欢迎一个当初决然离开的人。

他嘴角微微向下撇了撇,玻璃上映出的是右半边脸上一道深深的法令纹,这明明应该是那个人的样子,他心想,随手伸进口袋里,从烟盒中抽出一支烟含在唇边。


火机噌地一下冒出一簇橘色的火焰,现在这大概是他的世界里唯一鲜活的东西了。

【谭赵】play me like a love song

长行:

one night


赵启平坐在钢琴椅上,只披了一件谭宗明的白色衬衫。
这是他新入手的一台立式雅马哈。外形简洁又明快,就如他本人,是一道暗夜流光。琴上没有放谱,只是别了一朵带着两片叶子的红玫瑰。
谭宗明在旁捧一本书,却是正阅读着他的爱人。
赵启平的手指修长,骨节分明,指甲修剪的圆润光滑,食指外侧由于常年握着手术刀有一层薄茧。
谭宗明最喜欢看他的手。那双手握得住酒吧的话筒,也握得了骨科第一把手术刀。当它们性感地握住谭宗明的时候,他也总是想到这双手真是该死的适合去弹钢琴。
现在他的小医生正在让他如愿以偿。
赵启平这个衣不覆体的样子,像极了从古典油画上跑下来的神灵。肉-体呈现出原始的模样,却让人只感觉到他性灵的纯洁无暇。赵启平像那一排白色琴键,嵌在黑色的钢琴面前。音符从手指流泄,广阔的音律在有限的空间里流淌成海洋。
水边的阿狄丽娜。
那柔软而温情的海水正一浪接着一浪地与谭宗明耳鬓厮磨,使他深陷于与每一朵浪花的深情拥吻。*
他被冲上了熟悉的海滩。他想起他的母亲曾经在他睡觉之前为他演奏过的所有歌曲。那些温柔的、缱绻的音符,埋在记忆深处,一经触动便又律动如初。
谭母成年后才学钢琴,演奏中少了专业人士的精准技法,但却多了一分近乎天真的靓丽情怀。她用琴声给她的孩子编织过无数安宁的梦境,而这些,最终都成为了谭宗明最原始的音乐记忆。
音乐往往可以使人拥有一种表达情感的独特方式,就像诗人作诗,舞者跳舞。此刻,赵启平正在秘密地向他的伴侣传达爱意。
一曲《梁祝》悠长缠绵起来,像一只落单的丹顶鹤,向着苍白色的天穹伸长了脆弱的脖颈。传统的爱情故事在这都市的小小一角演绎,发着光的银色蝴蝶蹁跹在幽幽的夜色里,来去没有踪影。
谭宗明渐渐迷醉了,从遇见赵启平的那一刹那里,他就目睹了人生从未有过的一场绚烂光华的极光。我该用何等辞藻来赞美你,我要用哪一副歌喉为你颂唱圣歌?
我的爱人,我的爱人呀。
当谭宗明被《小狗圆舞曲》的急促欢快打破迷幻梦境时,睁眼就看到赵启平孩子般的顽皮笑容。他赤-裸的长腿摆放在局促的空间里,脚上穿了黑色的袜子,踩着白色棉拖压在踏板上,露着圆润精致的脚踝。
谭宗明摸不清赵启平到底是想让他做他的情妇,还是要他做他的狗。
他只有好走过去,从背后揽住他的肖邦,手掌慢慢往下,滑落在大敞的胸膛。
“我要教你弹琴。”赵启平说。
“悉听尊教。”
谭宗明挨着他在皮质座椅上坐下,任由赵启平摆布玩偶一样的玩弄他的手指。
谭宗明其实也算跟他的母亲入过门,并不十分精进,不过底子还是有一些。他将手指按上钢琴,弹奏时用近乎性暗示的手法抚摸白键,温柔与妩媚并存。
“把手的重心交给手指。”
“到这里再沉下去一点。”
赵老师一只手在钢琴上和声,另一只手则在谭宗明的腰腹上演奏。
谭宗明并不点破。他一时无意弹错,赵启平的手就突然往下挪那么一寸,然后又浅尝辄止地回归原位。他感受着身体上跳动的音符,手下流泄的音乐就变得十分缱绻。
“好,就是这样。”赵启平伏在他耳朵边呼出一口温热的气息,然后在他的脖颈与锁骨之间落下一串甜蜜的湿吻。
谭宗明的手指不再跃动,赵启平便将头埋在他的肩膀中,闭着眼睛替他完成了小夜曲的最后一个章节。
那一晚的最后一个音符余音绕梁,缠缠绵绵,如同他们的情-欲绵延不绝。
赵启平像蛇一样扭动着腰肢攀上他珍爱的玫瑰,向他吐出猩红的信子。


“学会了么?那么,来奏响我吧。”


*引用蔡晓芳《水边的阿狄丽娜》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一点黄色废料,希望食用愉快。
本人没有音乐基础,一切常识性问题都是我的错,欢迎指正。另外感谢我的钢琴师姑娘 @山川未名 的智力支持!
本来是非常想为谭赵101投票,奈何有开车的贼心缺少实干的贼胆,距离2000字下限还有一些距离,所以就不打101的tag了。

超爱那一小揪毛 萌即正义(〃∇〃)

项圈:

想了想还是把这个小哥哥分享出来吧  太戳我心了